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

Posted on 8月 5 2022 by admin

根据银行交易记录显示2016年1月至同年6月期间实发倪炯的月工资数额,加上2016年4月至同年6月期间翰声公司法定代表人每月汇入2,000元,与上述薪资标准约定的保底工资基本相符;相反翰声公司对调整薪资以及法定代表人支付款项系业务报销费用的主张,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佐证,亦未提供倪炯的工资清单,应当承担不利后果。

经鉴定,原告第一次工伤的致残程度为九级,第二次工伤致残程度十级,均不属于保留劳动关系的情形,且未被确认丧失或者部分丧失劳动能力,原告与智联易才公司的劳动合同期满可以终止。

综上,智联易才公司作为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应当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同时该公司抗辩要求翰声公司承担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法律责任,缺乏依据,不予支持。

委托代理人:Z某某,广东颐和律师事务所律师,系广州市法律援助处指派。

其与智联易才公司的合作均通过J某某联系,其只知道智联易才公司,并不知道智联易才有人力资源、人才咨询两家公司。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法定代表人龚德智。

《委托服务合同》的内容是委托提供人事服务的相关服务等,并约定合同中的本方包括本方及本方的关联公司,”关联公司”是指本方控股或控股本方或由共同的公司控股的企业。

汾阳公司2008版的员工手册规定,员工加班工资计算公式为:工资×70%÷21.75÷8×实际加班时数×加班倍数。

上述期间汪泙未向汾阳公司和智联公司主张过加班工资差额,汪泙表示当时就知道汾阳公司未足额支付加班工资,因为当时未退休,不可能去与公司谈此事,另外其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也不好意思主张。

J某某的工作名片显示其为智联易才人力资源公司销售经理。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七条、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之规定,一审法院于2017年4月19日判决:驳回上海智联易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上海智联易才人力资源顾问有限公司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支付倪炯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82,329元。

审法院认定事实:倪炯曾与翰声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期限自2010年3月1日至2013年2月28日。

劳动者月工资高于用人单位所在直辖市、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公布的本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标准按职工月平均工资三倍的数额支付,向其支付经济补偿的年限最高不超过十二年。

两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不确认待证事实。

综上所述,本院认为《委托发放工资协议书》源于《合同书》,根据《委托发放工资协议书》,智联易才人力资源公司应当向澜众公司支付居间介绍费。

赶紧把辞职报告签名和按手印寄给我先,不然这个月人力资源停不了,这个月交进去要在工资中扣除的。

*****要求支付赔偿金26,100元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不予支持。

综上,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请求维持原判。

审理中,由于两被告表示不愿意调解,致本案无法调解。

原告上海智联易才人才咨询有限公司诉被告上海冰冠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由原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2日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组成合议庭。

年3月29日,罗蒙公司督导李某发送微信给杜金连:辞职报告或者愿意调店意愿书你再不给我工资不发不要找我哦!4月5日,杜金连通过微信发送手写的申请照片给李某,上载明:本人是上海市金山区石化瑞鑫百货罗蒙专柜导购员,由于公司在本月30日已停止该地的业务,本人无法再继续服务,故提出辞职申请。

智联易才公司因劳动合同期满与原告终止劳动合同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

根据佳格公司提供的2012年12月考勤签到表显示,*****于2012年12月4日、5日、17日、24日、25日、31日未出勤。

至于*****主张的通讯费和交通费补贴7,500元的诉讼请求,本案中,上诉人*****主张其被被上诉人智联公司派遣至上诉人佳格公司工作后,每月除工资外另固定发放通讯费和交通费补贴合计850元,后遭无故克扣。

首先,*****虽申请司法鉴定并提供了相关材料,但证人宋延清未到庭,*****也称其几次请求宋延清出庭作证均遭宋延清婉拒,在宋延清无法到庭的情况下,*****的司法鉴定申请程序无法启动,*****应承担由此造成的不利后果。

上述事实,除当事人陈述外,另有劳动合同、聘用协议、工资单、仲裁庭审理笔录、仲裁裁决书、民事判决书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委托代理人***。

原告在常州倍科公司出勤的时间为2011年9月26日至2011年11月15日以及2012年9月10日至2012年11月19日,常州倍科公司已经足额发放了原告工资,不存在拖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